殡葬纸扎火到国外了(殡仪纸火用品)

农村丧事纸扎图片

农村丧事纸扎图片

农村丧事纸扎图片,对于农村人而言,纸扎二字并不陌生,纸扎在民间又称糊纸、扎纸、扎纸马、扎罩子等,纸扎作为葬俗的一种陪葬品,具有浓厚的中国特点。下面是农村丧事纸扎图片。

农村丧事纸扎图片1

纸扎,在民间有很多不同的称谓,如扎作、糊纸、扎纸、扎纸库、扎罩子、彩糊等。广义的纸扎包括彩门、灵棚、戏台、店铺门面装潢、匾额及扎作人物、纸马、戏文、舞具、风筝派哪槐、灯彩等。狭义的纸扎指的是丧俗纸扎,主要指用于祭祀及丧俗活动中所扎制的纸人纸马、摇钱树、金山银山、牌坊、门楼、宅院、家禽等焚烧的纸品。

纸指纸冥 器 。旧时迷信,以为人死后进入冥国 ,随葬器物供死者在 间使用,于是有冥(明) 器 。冥器起初是生活日用品,自宋代起,纸冥器逐渐流行。人们用竹篾、芦苇、高粱秸扎成各种家具器皿人物,糊以色纸,饰以剪纸,为死者焚烧。颜色有单色的、衬色的、结合涂绘的,的广东佛山的“铜衬料”、“铜写料”等,颇为富丽。

起源

纸扎,起源于古代民间宗教祀祭活动,以后逐渐成为庆祝节日的一种装饰艺术。明清时遍及城乡,每逢节日或喜庆之际,民间艺人则充分施展其技艺,扎制成高意诙谐的“老鼠攀葡萄灯”,喜得贵子的“麒麟灯”,望子健康的“鸭(压)子灯”,祝贺新婚的“鸳鸯灯”,祈求丰收的“金鱼灯”,以及名种花草、鸟兽等。这些色泽艳丽、造型拙朴、寓意明快的各类纸扎品,均取竹、木、线、纸为主要材料。以竹、木为骨架,以线团缚部位,糊彩纸以装饰。为喜庆欢快的活动频添几份色彩,同时也为哀丧、祀祭场面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
中国的纸扎艺术最初起源于丧俗,它是将扎制、贴糊、剪纸、泥塑、彩绘等技艺融为一体的民间艺术。纸扎在民间又称糊纸、扎纸、扎纸马、扎罩子等,它是为缓枯满足民众祭祀信仰心理及精神需要的一种形式。

纸扎的种类不外乎以下四类:一是神像,如入葬时焚于陵墓前的大件扎制品;二是人像,包括童男童女、戏曲人物、侍者等;三是建筑,如灵房、门楼、牌坊、车轿等;四是明器、包括饮食器皿、供品和吉祥用品以及瑞兽类。诸种纸扎作品取材巧妙,工艺精湛。

为何常州人习惯称迎春桥为“行(音航)春桥”呢?相传古时每逢立春节日,地主官员全副顶戴仪仗列队,扛抬祭品及事前用五色纸由盲人扎糊成的春牛(纸分红、黄、青、白、黑,由盲人随意将色纸拼糊后,看牛身上的纸色,预测当年的年成丰欠,如红多主火灾,黄多兆丰年,青主风、白主水、黑为疫云云)和旁立纸扎的手持鞭子的芒(按《东京梦华录》:“立春前一日,开封进春牛禁中鞭春”。卢肇:《谪连州书春牛榜子诗》:“不得职因饥欲死,儿侬何用打春牛。”春牛的风俗由来已久,不过我处用纸扎春牛。)一起列入队伍、鸣锣开道,经过此桥到孔庙祭天,举行迎春仪式。清代在进入县衙大堂时,在鼓乐声中,将队伍所抬亭子中的画轴打开,并迅速收卷,在古时象征春已来临之意。由于迎春队伍通过街巷,万民争观,很象民间迎神行(音航)会,而又必须经过此桥尘友,所以本地人都把迎春桥称为“行春桥”。

农村丧事纸扎图片2

纸扎释义

对于农村人而言,纸扎二字并不陌生,村里的老人去世,后辈们都会购买纸扎,给逝者烧去。但是,对于城市人而言,纸扎可就是个新鲜词汇了,尤其是年轻一辈,几乎很少有人知道纸扎是个什么玩意。

纸扎又名糊纸、扎作、扎纸库、扎罩子,指的是在祭祀活动中使用的,用纸糊成的纸人、纸马、纸房子、纸摇钱树等等。

在迷信思想中,纸是阴间用物,用纸糊成的各种器具,都是为了让死者的鬼魂在阴间使用。比如烧了纸房子之后,鬼魂在阴间就有了房子,烧了纸马车之后,鬼魂在阴间就有了马车,烧了纸羊之后,鬼魂在阴间就有了羊群。

在农村,基本上所有的老人去世之后,孩子们都会为老人买纸扎、烧纸扎。即使是村里的贫困户,也要筹钱买上一些,最起码也得买一个农家小院,不然逝者去了阴间,可没地儿可住。

纸扎历史

在古代,每一个人都很重视祭祀这件事情,上至王官贵族,下至平民百姓。情节轻一点的用猪、马、羊等牲畜祭祀,情节严重了还要用活人祭祀。在奴役社会中,贵族们去世之后,很多时候都会选择让活人殉葬。

到了春秋战国时期,人们逐渐意识到了活人殉葬的残忍,于是殉葬物由原来的活人变为了俑,根据制俑材料,俑又可以分为木俑、草俑、陶俑、玉俑等等。秦始皇的兵马俑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大概是到了宋朝时期,人们开始用纸做俑,纸俑相对于其他材料的俑来说,更为精美逼真,而且价格更为便宜,于是大部分的人,就开始选择用纸俑来陪葬。人们烧纸人、烧纸马,后来又发展出了烧纸房子,逐渐的纸扎文化就在民间流行开来。

元、明、清三代,纸扎文化逐渐普及,纸扎成了民间丧俗中,最为主要的用品之一。尤其是清朝,纸扎的样式更为丰富多彩,在数量上也远比前朝更多。清朝的有钱人家办丧事,光是纸扎都要堆满10几间房子。

清末年间,慈禧太后去世,光是拿纸扎的人就有上百个,外国人都没见过这么大规模的中国式葬礼,纷纷赶来,用照相机记录这一惊人时刻。

纸扎种类

纸扎类型首先可以从大的方面,可分为狭义纸扎和广义纸扎两种。狭义纸扎指的就是上文中提到的丧俗纸扎,例如摇钱树、仙鹤、马车、宅院等等;广义纸扎指的是所有用纸做成的彩色工艺品,比如彩灯、彩门、门面装潢、舞具、风筝等等。

纸扎按照题材分类,又可分为人物类、动物类、建筑类、神佛类和生活类五种。人物类比如童男、童女、马夫、下人等等;动物类比如上文中提到的仙鹤、羊、马,除此还有牛、鸡、狗、猪等等;建筑类例如上文章提交的四合院,此外还有宝塔、钱库等等;神佛类例如菩萨、佛主、鬼神等等;生活类有摇钱树、马车、桌椅板凳、聚宝盆、四季花等等。

从地域上来分,纸扎又可分为好多种,全国各地基本上每个地方,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,其中比较出名的有福建梧塘纸扎、江西铜鼓纸扎、山东曹县纸扎、河北邱县纸扎、湘西凤凰纸扎等等。

纸扎文化

孝顺和感恩,是中华民族传承了5000多年的传统美德,纸扎文化就是传统孝文化的具体表现。人活着的时候自然要孝,人死了之后依然要孝。

在民间,人们普遍认为,人死了鬼魂还在,鬼魂在另一个世界,也要吃穿住行,于是后辈们就用纸扎来代替实物,为逝者准备好所有的生活物品。

当然,人们之所以如此迷信,也并不是单纯的信仰鬼魂,更多的是对逝者的一种情感表达。纸扎虽然都是假的,但是对先人真挚的情感却是真实的。

从表面上看,纸扎是准备给逝者的,是要完完全全的烧尽,化到另一个世界的,但实际上,烧纸扎所起到的作用,更多的是针对那些活着的人。

一个人的去世,总会伴随着愧疚和遗憾,之前没来得及说的话、没来得及送的礼物、没来得及实现的`梦想,都可以通过烧纸扎的形式去弥补,对于生者而言,烧纸扎也是一种情感的寄托,是一种压抑的释放。

农村丧事纸扎图片3

纸扎在民间又称糊纸、扎纸、扎纸马、扎罩子等,是为满足民众祭祀信仰心理及精神需要的一种形式。

纸人作为葬俗的一种陪葬品,带有浓厚的中国特点。

追其来源,是古代殉葬风俗的一种变化,《礼记·檀弓下》:“陈子车死于卫,其妻与其家大夫谋以殉葬。”

最开始,殉葬制度是以活人为殉。

殷墟侯家庄商王大墓中有164具殉葬者的骸骨,商王妃妇好墓有16人殉葬,曾侯乙墓有21具殉葬者的尸骸,全部为年青女子。

《吴越春秋》记载,阖闾的女儿因对老爹有怨气而自杀,阖闾非常悲痛,在阊门外为女儿大造坟墓,“凿地为池,积土为山”,又制作雕刻精美的石椁,并用金鼎、银樽、珠玉待珍宝作为随葬品。

到了为女儿送葬那一天,阖闾令人一路舞着白鹤,吸引成千上万的市民跟随观看,到了墓地,阖闾“使男女与鹤俱入门,因塞之。”

《战国策·秦策二》秦宣太后爱魏丑夫,言之其死后要魏丑夫殉葬,魏丑夫惊恐万状,求庸芮说情,最终才免于一死。可见这种活人殉葬风俗的残酷。

秦始皇建造陵墓的时候,据说一开始希望以活人为殉,后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改为以陶俑代替活人陪葬,这才有了现在我们为之惊叹的秦兵马俑。

当然,以秦始皇之威势,万千兵马俑陪葬尚可理解,但其对财富的消耗也是巨大。

古人事死如事生,如秦皇这般“穿三泉,下铜而致椁,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。令匠做机弩矢,有所穿近者辄射之。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,机相灌输,上具天文,下具地理,以人鱼膏为烛,度不灭者久之”也非常人可以备至。

是以,后世经过发展,尤其是平民改之以便宜的纸人来代替昂贵的陶俑,因此“金童玉女”等纸人开始作为侍候逝者的仆从被广泛利用起来。

纸人仅仅是丧礼器物中的一种类型,这些冥器起初是生活日用品,自宋代起逐渐流行。

人们用竹篾、芦苇、高粱秸扎成各种家具器皿人物,糊以色纸,饰以剪纸,为死者焚烧。

在事死如事生的角度来看,世界上只有埃及可以和中国人相提并论,但比起埃及,中国人更加浪漫。

宋人吴自牧在《梦粱录》中曾提到杭州繁华市场的“舒家纸扎铺”“狮子巷口徐家纸扎铺”。当时的人们可以私人定做各式各样的“鲜花果品”“宫殿房屋”“仆人侍从”,其制作之精粮,叫人感慨万千。

清代慈禧太后去世后,在葬礼上有成千上万的纸人纸马纸花,纸车纸兵纸将,声势浩大,可谓是距离现在最近、最隆重的一次皇家丧礼。

据当时观看丧礼的外国记者记载,真人混在假人之间。可见纸人栩栩如生,根本分不清真假。

到了现代,很多风俗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,而纸扎也与时俱进起来。不仅出现了电视,洗衣机,自行车,小轿车,甚至这些年连iPhone、iPad也有了,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做不出的。

甚至随着观念的改变,现在的纸扎已经超脱于原本的丧礼概念,蝶化为一种艺术形式。

2019年6月,法国四大国立博物馆之一的凯布朗利博物馆就举办了一场名为「极乐天堂」的艺术展,主角就是这些用于祭祀的传统纸扎,纸扎以一种全新的模样出现在艺术展上,为外国民众带去了中国人对于死亡看法。

对于死亡,我们最多的是害怕畏惧,但基于死亡的纸扎艺术,却展现出现代人的另一种独特视角:浪漫。

一面是对死亡的恐惧,一面是浪漫的死后世界,这样的相对二元观念构成了中国人独一无二的生死观。亲人离去的 伤感被中国人以独特的手法创造出别具一格的死者生界。

纸扎带着我们的思念伴随着跳动的火焰一起飞向天堂,就连飞舞的纸灰我们都认为是逝者的低吟耳语。他们从火焰中收取亲人的礼物,在奈何桥的那头,依旧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
中国人每年有四次重大的亡者节日:阴历正月(春节前后),清明节,中元节,冬至。我们讲究大团圆,虽然逝者已逝,但他们依旧通过这些节日与我们相互沟通,我们也以此来诉说思念,这是祖先崇拜遗留下来的基因。

有的人死了,但他们还活着,这些纸扎则以阴阳沟通媒介的身份,在生者和死者之间,建起了桥梁。在寒衣节这样的日子,中国人会想为逝者添衣;中元节清明节,我们会为逝者送上钱币,让他们手有余粮。

纸扎以纸为本,观其实质,则是一种精神寄托,代表生者的思念,也代表逝者曾在你我的生命中留下的印痕。

《寻梦环游记》讲述墨西哥小男孩游历亡灵世界的奇幻冒险,其背后的含义和中国人的生死观何其相似。

老人说“有后人,挂清明;无后人,一光坟”,纸扎所寄托者,非简单的思念之情,而是一种证明。

“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”,短短百年,到我们分别的那一刻,总有些意难平和舍不得。科学以冰冷的口吻告诉我们死后黄土一抔,一刀切用理性消灭浪漫与幻想;但感性才是人的本质,总有血脉亲情、爱恨别离替我们讲述着生者可以死,死者可以生。

生者为过客,死者为归人,天地一逆旅,同悲万古尘。

李白以悲天悯人的口吻诉说人生苦短、短命蜉蝣的无奈,寄托思念与浪漫的纸扎却塑造着诗仙也不能创造的天真烂漫。死固可怕,但死亡之后无所寄才是真正的荒芜,若这场新冠疫情告诉我们生死无常,那我们希望,在生死的未知背后还有浪漫的春光。

殡葬业到底有多赚钱

据悉,中国殡葬行业巨头“福成股份”的一年殡葬业务毛利率就高达87.96%左右,轻松接近90%。

清明节的时候,国人都会去祭祖,而去祭祖之前,都需要去买点纸钱烧给去世的人。中国自古有事死如事生的观念,觉得人死后依旧能享受富贵,因此就有着为祖先焚烧冥币和纸扎祭品的传统。不过,不知大家发现没有,这种纸钱和纸扎祭品的售卖价格还是不便宜的。一个纸扎房子,就要卖到上百上千元并且,这往往是明码标价,不能砍价,而消费清哗基者一般也不会去砍价,毕竟这些商品有特别的意义,砍价也不太好。

那除了祭祀的商品较贵之外,在殡葬行业中,墓地的价格更是贵到离谱。之前有一个新闻,部分地区有着“商品房里放骨灰盒”的情况,一度很“劲爆”。有人猜测,或许是墓地太贵了,这才想到在房子里放骨灰盒。而现在的墓地售价,还是分水平的,什么“平民区”、“富人区”、“小别墅”等。一个几平米墓地的价格,说不定就有十几万、几十万,甚至百万都有可能。

另外,骨灰盒、棺材的价格也有高低档次之分,因为材质不同、样式不同等答谨,价格也是天差地别。据悉,一个888元的骨灰盒,进价不到100元。而一些做工更精致的,上万的骨灰盒都很常见芦烂,以至于,不少网友笑称:骨灰被当成“钻石”收藏了。数据显示,每年中国的死亡人口约为1000万人,按照平均每人2000元的最低丧葬标准费用来计算,那么我国殡葬行业的资本投入总额就已经高达200亿元!最关键的是,很多时候,人均2000元的丧葬标准还是算低的。

中国纸扎走进法国,为什么欧洲人感叹:中国人太浪漫?

在中国高速发展的这些年中,中国最富盛名的应该是什么都能造的能力,因为中国人才辈出,在加上对外开放中积极发展制造技术,所以我们成为了世界上少有的制造强国,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,以中低端商品为主,逐步发展到高科技领域。这是中国发展最重要的基石,也因为物美价廉等原因,所以我们的东西在国外有着很多人追捧和称赞,收获不少的好评。

应该很多人都听过了中国东西在国外被追捧的热潮吧,细数下来其实还真能够发现有着不少的“中国货”成功走红外国。就比如中国的手机,走进非洲,印度,日本和欧美多个国家国家和地区,就比如中国大型客车,就有智利,巴西和玻利维亚等南美国家积极向中铅升国进口。还比槐扰老如中国的日常用品和零食,在非洲超市也成为了爆款,这些都是我们制造业发达的体现,而在其中,其实也不乏有着一些独特的事物走红国外,而大跌国人的眼睛,就比如这个丧葬用的纸扎,就有很多人不解这东西怎么会走红国外。

纸扎,也叫做糊纸,扎纸,是起源于中国古代民间艺术的祭祀活动,随着时代发展而出现的一种造型精美的装饰艺术。中国人对于纸扎的感情都是避讳的,因为“纸扎”随着各种恐怖片和鬼片的渲染,已经成为了一种“不详”的象征,是沟通另一个世界的东西。在古代传承下来的记忆中,人们坚信死后是会进入另一个世界的,所以为了让他们的生活能够更好,家属就会委托师傅制造一些家具器皿的纸扎,然后烧掉,以此来表达对已故亲属的关怀。

事实上,纸扎的出现是一种进步,原因是在古代的时候,是一直有着“殉葬”制度的,而纸扎的出现就替代了那个残忍的旧时代风俗,实际上是一种很大的进步。不过伴随着时代的发展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重视祭祀活动,也就让纸扎逐渐没落下来,渐渐地更是被蒙上了“李厅恐怖”的标签。

但这个在中国有些被人忌讳的东西,走进法国后却引起了一阵的风靡。法国塞纳河畔旁,一直有个独特的方舟建筑,那就会开布朗利博物馆,它是地处于埃菲尔铁塔旁的一个博物馆,而在去年的时候,这里就举办了一个名为“极乐天堂”的艺术展,从名字上就能够得知,这是一个展览丧葬用品的艺术展。而在其中,中国纸扎却出了一个大风头。

在这次的艺术展中,中国纸扎得到了很多老外的关注,最主要的应该就是纸扎中西合璧后的独特感受让老外很是新奇。首先传统方面,中式灵厝,龙头狮头,自然是必不可少的,这让很多老外直观地了解到了中国传统文化。其次的话,有个年轻人做的纸扎也引起了很大关注,他们抛开纸扎的固定模板,而是制造了西式别墅,包包鞋子,跑车手机乃至是各种甜点和美食,充满新颖的想法也获得了极大的关注。

而法国人后来也知道了这些都是要烧掉送给离世的朋友后,纷纷感叹中国人在祭祀文化上的浪漫,那种为已故亲人的细腻和着想,让很多法国人都十分感动。所以其实我们也不必要特别抵制这样的文化,一团火,两行泪,几声问候,这才是心痛的人需要释放的情感。

真正控制全世界阴间金融业的“华尔街”——河北米北庄

世界很大,大到什么都可能出现。

中绝瞎国有一个控制全球“另一个世界”金融秩序的神奇地方——河北米北庄,它是世界最大的冥币生产销售中心,销售网络遍布世界各个角落。并且在外国还刮起了“烧冥币”的热潮。

河北米北庄村 位于保定雄县,也就是雄安新区。这个村子,占据中国90%的纸扎殡葬用品市场,在这附近从业人员有两三万人。被称为“全球殡葬行业第一村”,2020年整个产业每年带来的产值就超过11亿人民币,并且近年来出口出口额更是节节攀升,出口额已经占到总产值的12%了。米北庄除了是中国最大殡葬产业村还是品种最全的。现有的殡葬产品种类就已经过万宽宏铅种,仅1公里多的街道上,就有超过500家的殡葬用品批发商,产品覆盖寿衣、骨灰盒、孝衣、冥币、祭祀等各类。

根据县志查到早在清朝时期,米北庄就开始从事生产“车马人”(纸扎人,以前灵堂放置的),此后殡葬用品的生产、加工就在米北庄村及其周边慢慢形成规模发展至今。时至今日全国各地的殡葬行业商家都会从此批发商品回去销售,同时近年来的米北庄村也与时俱进,生产的殡葬产品更加绿色环保贴合习俗和更有个性化。到了今年更推出最贴合时事的——一针两剂新冠灭活疫苗(地府特供版)。

米北庄村没有因为是殡葬纸扎行业最大生产地而生出什么骄躁之心,这里的生产商不断在改变生产方式和改变生产材料,让产品更加贴合市场和环境需求。除了这些本土的殡葬业革新和发展外,米北庄村还向外发展,将他们的拳头产品——天地银行牌冥币推向世界。

现在你在外网上可以看到很多介绍烧冥币的视频和文章,外国人还个这些冥币起了 各种英文名:ancestormoney(祖先钱)、josspaper(佛祖纸)等,也弄出了很多的衍生词Hellbank(地狱银行)、Heavenbank(天堂银行)等等。

那些在网上介绍烧“祖先钱”的博主不仅仅是介绍怎么烧,而且还贴出一大堆的证据表明给祖先烧“祖先钱”是很慎好有效果的。例如:今天给祖先烧了“祖先钱”然后明天就中了大乐透,直接财富自由。另外有人说烧了“祖先钱”给先人得到祖先的托梦说以前在那里留有钱,让有时间去挖出来。关键她还真的在那个位置挖出来古董钱币。最离谱的就是有一个人说给祖先烧了“祖先钱”后出门遇到两次车祸都毫发无损,和他同车的两个人都当场见祖先。回来再给祖先烧一次“祖先钱”后得到祖宗的提醒,说在旁边加油站会泄露,让他快点搬家,搬家后一天加油站直接上天。

前些年外国的烧纸爱好者们还组织起来发起反抗“阴间货币通货膨胀”活动,他们说咋们中国人总是在春节,清明,重阳大规模烧“祖先钱”,这样会让地下的金融世界受到极大的冲击,所以他们联合起来统一烧“地狱银行”版的冥币,尽量不去烧“天地银行”版的。并且为了只烧100美元的仿真冥币,用于抵制阴间的外汇波动。到了年底米北庄村推出了“天堂银行”版的100万美元面额冥币。并且还推陈出新,接受定制名额和头像的冥币。至此,地下的金融秩序还是回归米北庄村的掌控。[机智]

不过现在的有趣的现象,在跨境电商亚马逊上卖的面值一共180万亿的天地银行冥币售价14.99美元,而14.99美元能兑换95块人民币,1人民币能兑换40万亿津巴布韦币,也就是说14.99美元能换到3800多万亿津巴布韦币。这个真的是天地银行直接说要不起的汇率。你能想到人间的汇率打不过阴间的汇率吗?真的是现实是不需要逻辑的,只有故事才需要。

现在的米北庄村还在掌控着地下的汇率,这里生产了全球90%的纸制冥币,只要他们继续保持这样的活力发展,没有人能改变他们作为“阴间华尔街”的地位。(我快挂之前一定要去米北庄买点喜欢的,我要论斤烧[灵光一闪])

葬礼用的纸扎艺术,荣登巴黎艺术展,外国人惊叹中国人真浪漫,你怎么看?

跟着国际的联系越来越严密,中国的文明也在不断输出。中西文明双向交流使得外国销消轿人对中国的艺术品充溢好奇。外国人对于中国的亏肆传统文明兴趣浓厚,当然纸扎也不例外。乃至丧葬文明中的纸扎艺术竟然也流传到国外,在美丽的塞纳河畔旁,伫立着一座以方舟为形的共同建筑,它叫“凯布朗利博物馆”,有幸来到这里观赏的中国人竟然看到了“中国纸扎”。当一群外国人看到中国葬礼用的纸扎品时,还发出连连感叹,中国人太浪漫了。

中国丧葬礼仪之纸扎

纸扎是一种民间艺术,融合多种技艺桥茄,包含糊纸、彩绘等。纸人通俗点来讲便是一种陪葬品,最早从丧葬文明中发展起来的,在封建的时代,有浓厚的特征。在纸扎众多用途中,最重要的便是祭祀,一般是生者为了悼念逝者,将在世之人所拥有的东西。以纸扎的方法烧给死者,并相信这些东西都可以被阴间之人收到。主要是阳世人对于阴间之人的悼念,也是一种心理安慰。一朝一夕就被做得活灵活现,一些物品也被纸扎化,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形式。

艺术展名为“极乐天堂”

2016年当纸扎艺术在凯布朗利博物馆进行展出的时候,展出当天就吸引了600万外国人前来观赏,观赏者无不对这项艺术深深叹服。那次艺术展名为“极乐天堂”,由此可以窥见外国人对纸扎背面的渊源,其实是有所了解的。所有人看到纸扎时并没有感到恐惧,而只觉得美轮美奂,认为中国人对待死亡时竟然也如此隆重而且充满着艺术色彩,是一种十分浪漫的行为。

一种独特的中国文化

尽管人们现在对于纸扎人依然非常避忌,但不可否认,这种看似不吉利的东西,事实上是从远古时期传到现在的一种独特的中国文明。或许有一天这种文明也会衰败,民间也会以别样的方法来代替纸扎,但纸扎是中国丧葬礼仪之中一种很重要的民俗,是一种民间艺术。其是中国千百年以来生者对于逝者的一种思想寄予,绝不应该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逝。大家是怎样认为的呢?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